提琴屋
  1. 首页
  2. 热门话题
  3. 知识科普

技法解读——提琴刷漆前的底面处理

当我们第一眼看到提琴的时候,琴身上面诸多的元素会瞬间投射到眼球当中,其中最直接的一项并不是风格样式、独板拼板、漆性种类等等这些,而是颜色!

那么这些各种各样的颜色是如何形成的?这次抛开提琴的“面子”,先来和大家聊一聊它的“底子”。首先来说一套木料将要被制作成提琴,那么它就一定要经过若干年的自然干燥。

技法解读——提琴刷漆前的底面处理

这个原因无需多言,木纤维的稳定、应力的逐渐消失、木材水分的蒸发、内部油脂的析出以及树脂的固化等等,都需要时间以及合适的环境温湿度来促成,达到干燥年限的木料其内部结构以及稳定度都是相当成熟的,那么经过了这几年的历练之后就能拿来进行它的终极进化了。

不管枫木还是云杉,刚刚砍伐切割下来的木料基本都是白白嫩嫩的小鲜肉模样,经历过几年的干燥之后再拿出来,它的样子和当初最直观的区别就是——颜色。

没错,它的颜色变深了,不再是白白净净的,而是趋向于黄色以及土色的感觉,这是很多原因综合的结果,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氧化。木材中的单宁酸、色素、酚类以及其他有机类物质与氧气长期结合的氧化缩合反应,这种反应的结果简单地来说就是,时间使其愈发地成熟。我曾经见过使用超过百年以上的松木房梁,俗称老房坨,它的颜色已经趋于黑灰色,不光表面,其内部也是相同的颜色,这就是时间带来的改变。那么回归到我的话题上来,经过10年以上自然干燥后的木材,表面的成熟度有了,但切割之后甚至直到成品琴的完成,都还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白!

成品真的可以用“白琴”这个词来形容了。而下一步是油漆的涂刷,是直接在白琴上面这么刷吗?答案当然是不,颜色都不成熟怎么直接刷?!当代的制琴师极少会用到让白琴表面自然氧化而去得到天然的底色,原因很简单,因为时间太过长久,那么如何在短短几天之内给这把“白琴”赋予一个成熟的底色呢?这就是制琴师的表演时刻了。

意大利制琴师给白琴做处理的时候会用到两个步骤:Sottofondo(基底)与Isolante(隔绝)。Sottofondo(基底)好理解,就是用一个基础的颜色来打底,即赋予其一个底色。在对意大利流传下来的古老提琴的研究中曾有过发现,琴漆与木材之间有所谓金黄色物质的存在,也就是说当时的提琴制作者就会在刷漆之前给提琴赋予一个浅浅的底色,来作为提琴后期刷漆时颜色的基础,这也是诸多处理底色的颜料名叫Italian Golden Ground(意大利金黄底色)的原因(蹭蹭热度嘛!)。

而Isolante(隔绝)就需要详细地解释一下了。木板在经过一系列的进化之后得到一把毫无覆盖的提琴,其实木材各个表面都布满了肉眼看得见或看不见的孔洞,如果在这样的状态下去上漆,那么势必会给刷漆带来无尽的麻烦——油漆要一层一层地刷,遇到孔洞就会渗入,那么刷个几遍就会发现表面的坑洼不平。这么涂刷的方法用在提琴上非常的不科学,这样就衍生出了“隔绝”这个做法。实际的做法是在刷漆前用一种含蛋白分子的物质涂于琴身,使其可以填补木材表面孔隙的同时也给下一步的油漆来做隔离,使渗入到木材当中的物质降到最低,最大限度地发挥木材本身的振动能力,排除过多的渗入物对其造成的干扰,这就是隔绝的作用了。那么用什么来做隔绝呢?这是个见仁见智的个人经验谈。我先后用过4种物质来做隔绝:明胶、阿拉伯胶、蛋清、松节油与乳香的溶液。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可作为隔绝的物质,只是因为个人没用过遂不便多言。

这四种物质成分各不相同,所以使用起来凭借更多的是制作者的个人感觉:

明胶主要是动物骨皮熬制提炼出的可水解胶原蛋白,主要成分是蛋白质,使用在琴身上面的是安全健康的可食用级明胶,水解之后涂于琴身表面待水分蒸发即会形成一层薄薄的淡黄色透明覆盖,可以达到隔绝的效果,小缺点是受温度影响会有形态的微小变化,不过因为用量很小所以基本可以忽略。

阿拉伯胶是一种天然树脂析出的凝胶,绝大多数树脂因为其高分子的结构都不溶于水,只有遇到有机溶剂才可融化,但阿拉伯胶不同,它是为数不多可直接溶于水的天然树脂,同样是高分子结构但它的成分主要是多糖以及部分蛋白质,作为一种天然的水溶性树脂,它的安全性早已得到了相当长久的验证,也是提琴用来做隔绝物的佳品。

蛋清的话就更常见了(未上图),主要成分也是众所周知的蛋白质。取出分离干净的蛋清,快速搅拌至有绵密的气泡出现,之后静置直到气泡消失,涂抹于琴身表面,待干燥后也可形成隔绝层。小声提一句:据一些研究者发现,当年斯爷做的琴用到的隔绝物是蛋清、糖、蜂蜜以及阿拉伯胶这些东西的混合液。要是按这个分析出来的物质去想,会不会觉得这琴的味儿~真香!

不同于前三者,最后一个松节油与乳香的溶液却是一个稍复杂的集合。乳香是树脂的一种,一般呈半透明的黄色颗粒状,分子结构高,不溶于水,相比较非洲以及中东地区的著名乳香产地,意大利的制琴师更崇尚希腊地区尤其是Chios岛屿所出产的乳香,其纯度高且透明度极好。

松节油是一种松科树木的树脂经过蒸馏提纯之后得到的一种挥发油,常见于油画调色当中,它也被制琴师用来当做提琴油漆中的一种添加剂,乳香则会被松节油的高溶解性所分解融化。而用来做隔绝的物质就是乳香与松节油的饱和溶液,与前三者较天然的物质相比,此溶液拥有了隔绝之外的另一个比较讨喜的效果——提亮。由于松节油具有油的属性,直接涂于木材表面就会给予其提亮的效果,加上乳香作为隔绝,此溶液可谓一举两得。

缺点是松节油的自然挥发时间较长,但这个过程可用紫外线灯箱照射来帮助加速。

Isolante(隔绝)这个话题到这里就差不多了,下面来分析另一个重点:Sottofondo(基底),也就是底色。简单来讲就是不管用什么方法给白琴上一个颜色就行了,根据制作者的喜好去选择具有颜色的物质涂刷就可以,既然古代的意大利制琴师都这么做了,那么现代的追随者不遗余力地去模仿与拓展就对了。现代的制琴师会用到各种有色物质去制作基底颜色,且要在赋予底色的同时又不过多地对木材本身的花纹形成遮挡。常见的可制作底色的物质有:藤黄、姜黄的酒精混合液,红茶水溶液,咖啡液(非速溶),化学物质亚硝酸钠、重铬酸钾以及各种人工合成的着色剂等等。

藤黄和姜黄作为常见物质,磨粉之后和酒精混合,待其沉淀后取其上层黄色的酒精液体用作着色剂,可以给提琴一种淡黄底色,透明且自然。它的物理特性就是,经过时间的沉淀,这种颜色会逐渐变淡,至于这是否属于缺点那就各自辩证了。

红茶水溶液也可用于着色,制作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调节相应的颜色,浅色的话那就用整片的茶叶,想要颜色深一些就可以用磨成粉的袋泡茶,各取所需了。

咖啡比较另类,意大利制琴师当然热衷于用意式咖啡来做底色,根据咖啡豆烘焙的程度以及咖啡的浓度可以调节出带有一定颜色区间的底色,但整体会有棕黄的感觉,且咖啡豆有油性,所以用咖啡来做底色也会有些许提亮的效果。拉这种全身涂满咖啡的提琴,应该会有喝咖啡的感觉吧……

最后说说这两个化学物质:重铬酸钾和亚硝酸钠,它们都可用作着色剂,且作为具有强氧化性的物质,配合紫外线灯光的照射,可以让木材达到迅速氧化的效果,省去了很多时间的代价。

按照比例用水稀释涂于木材表面,经过紫外线照射过之后得到的颜色各有不同,亚硝酸钠倾向于土黄色(上图所示),而重铬酸钾的颜色更深,会呈现一种棕绿色的感觉,适合于当作仿古或者有特殊炙烤颜色的提琴的漆色基底。由于这两种物质对于人体有一定的危害性,虽说做底色用到的量极少,但出于人身安全考虑,使用的时候还是要做好防护。

当然在意大利提琴工具的市场上也经常会见到底色处理的一些成品颜色剂,

比如德国Hammerl家各种颜色的water stain,以及近几年被炒得比较火的西班牙Old Wood家的AB水等等,它们都宣称能给提琴一个所谓意大利金黄的底色。我也都使用过不止一次,但并没有觉得比上述几种天然物质来的惊艳多少,中规中矩、不好不差。

罗列了这么多作为隔绝和基底的物质,我们得知了提琴在刷漆之前需要进行的这两个步骤,而同时又留下了一个可以探讨的问题,那就是基底与隔绝这两者的先后顺序如何?隔绝这两个字可以用字面意义来理解,也就是隔绝在先的话才能起到所谓隔绝的效果,这是一个合理的逻辑,很多制琴师也是用这个顺序操作。但我个人的想法是:提琴处理底色这个步骤就是为了大幅度减少自然氧化变黄所需要的时间,即人工加速这个过程,也就是说处理过的底色和自然氧化的底色就是同一个结果,所以第一步应该是基底,而底色处理过后再进行隔绝应该也是一个合理的顺序。况且制琴师在这两个步骤中或许会用不同材料进行搭配使用,乳香松节油做隔绝的话就只能把底色先做好,因为油性物质一涂,那么表面不管是水性颜色还是酒精性的颜色都很难与隔绝物有很好的结合,结果就是很容易涂花,所以我的结论是基底与隔绝的顺序要根据制琴师自己的经验来拿捏,没有所谓的一定要哪个在先的这个结论。

制琴师考虑到自己制作的经验同时还需兼顾到其他,对于制琴师的信任是关键前提!对制琴师科学合理地制琴达成信任之后就可以对一些方面做延伸了,比如制琴师也尊重一些客户自己对于提琴颜色的喜好,在底面处理的时候选择合适的底色来做琴漆颜色的基础,也可为下一步的刷漆做重要的铺垫。清寡的一层淡淡底色,不会浓烈,却可以为提琴注入它独有的气质,各不相同且各具特色。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大致侧面了解到另一个事实,制琴领域所涉及的方面其实不比其他专业来的少,领域内的很多常识都是诸多不同学科的知识点,谈不上精通但一定能有的聊。

我上述的这些物质只是制琴领域内的冰山一角,作为一个提琴的制作者而非此学术的研究者,一家之言一定会有不严谨之处,但我的工作归根结底是动手制作,我也不相信拿着各种高科技仪器所检测出来的数据能对专业制琴师优化所谓提琴的声音有多大帮助,没有丰富的长期手工制作经验的研究者就是再怎么摆所谓的道理,一切也都是理论值,就好像国足每次都具有理论上小组出线的概率一样。研究可以作为辅助作用来启发制作者,制作者做的越多经验也就愈加丰富,不言而喻的道理,所以我在这里就只谈效果,不讲对错。

从白琴的底面处理开始就算是提琴油漆的范畴了,希望这篇技法能把油漆的初步概念带入到大家的思维当中,也为下一篇油漆的详述来做基础!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qwu.cn/242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手机微信:133-937-3778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1329366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