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屋
  1. 首页
  2. 热门话题
  3. 知识科普

中国小提琴制作师,不相信斯特拉迪瓦里!

话要从我想写一本英文版的《中国小提琴制作师们》的书,英文叫他The Chinese Violin&Bow Makers,向全世界推荐介绍中国出色的小提琴制作师们开始。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呢?因为从提琴制作的水平来说,全世界各类国际比赛中,越来越多的中国提琴制作师参加,得奖有数。中国人的制作工艺和高价,已经居世界前列。从数量上来说,中国制作的工厂琴估计占全世界提琴生产的80%,低质和廉价更是世界之最。在交流平台方面,每年一度的10月上海国际乐器展已经取代日本11月的国际乐器展的龙头地位,成为亚洲最大最人气的乐器展。我想,中国的某个地方,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与意大利克雷莫纳并列,成为另类国际世界提琴制作中心。

中国小提琴制作师,不相信斯特拉迪瓦里!

全世界与提琴有关的人民都在寻找中国优秀的提琴制作师,当然,寻找廉价的工匠也许更多。可是,他们到了中国,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应该往何处去。

那么,是什么使得我,这个Daniel,这个正宗的假洋鬼子,有这个责任和能力呢?

首先当然因为我是中国人,我是说从血统上说,我是中国人。

其次是我又不是国籍意义上的中国人,更重要的是我从来不在中国人的提琴制作圈子里,所以在中国行业内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加上我的英文语言能力。(能尝试在好莱坞用英文写剧本,写本提琴书应该是困难不大的)

第三是因为我熟悉提琴的整个行业,无论与拉琴的做琴做弓做生意的做研究的,多少都会有写共同语言。

最后,当然也是最最重要的,是我有这个热情。

还有,就是我许多年前初去克雷莫纳时受到的启发和冲动。在克雷莫纳,我首先见到一位克雷莫纳土生土长的提琴制作师。在我看过他的琴,并没有表示要买的情形下,他仍开始向我介绍克雷莫纳的情况,并带着我挨家挨户的拜访了许多真正的克雷莫纳师傅们。之后,又由其他师傅带我去见其他师傅。在我所见过的几十位克雷莫纳师傅中,从未听谁说起“谁的琴做得好,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因为那家伙是我的徒弟”之类的话。克雷莫纳也有自己的各种协会,大家出钱来宣传自己。比如在Strad杂志上登广告,用几个人的名字,或者协会,要一个大版面,或者在乐器展上,大家合起来租一个大的摊位,这样气派,效果好,分担起来钱也不多。克雷莫纳还出了好些介绍他们的提琴制作师的书,其中一本,带照片带名字带地址带联系方式,介绍了151位提琴和弓子的制作师。这不是节省了大家许多时间吗?你想找谁,按字母顺序找到名字,拿起电话,“Hello”,就行了。

带着这个美好而天真的想法,我来到上海。首先当然是拜访了提琴制作界的龙头老大,我上音的老同学,并明确说明:“我想写这本The Chinese Violin&Bow Makers的书,没有贵协会的支持和协助,是无法完成的。”但是,后来碰到一些优秀的制作师们告诉我,他们都不是协会的会员。不是会员就算了,也没有必要非难协会一通。协会本来就是个民间组织,不参加那个协会的人,不能自己再组织个协会吗?政府有中国只允许有一个提琴制作协会的法律吗?如果没有,多组织几个协会,我一个一个协会地拜访,总能把书写成的吧。

不过,离别26年,我再次来到上海,与行业内的朋友交谈,内容几乎都有……哎,别说了,因为不说大家也知道,就是大家碰到一起就经常谈的那些事情。

总之,国内的很多同行们,很多人给我的印象是:“我是中国人我怕谁?我们不相信斯特拉迪瓦里!”

在这样一个充满自信的民族里(与日本“谦卑、谦卑、再谦卑”刚好相反),我选择低调。我不想跟任何人发生冲撞。碰到做琴的同行,我就“主要是做弓子的”;碰到做弓的,我反过来“主要是做琴的”;或者碰到拉琴的,那我就是做琴的;碰到又做琴又做弓子又拉琴的人,那我就是专门做欧洲老琴生意的;碰到什么都很牛B的,那我就是做琴弦的,做松香的,做肩垫的,做提琴上面那个很小很小的玩意儿的。反正我见人就让道,不跟谁撞车。真的,本丹尼不跟谁比,大家都牛B,都是世界第一,我向各位学习,学好了变成自己的本事。等大家都成为我的朋友了,我就最高兴了。

我就是这种心态,干什么都是业余的。拉琴,小时候是专业学过,但已经几十年不练琴,就是业余拉拉;做琴呢?在洋学堂学过一点,会用点洋工具,但做得很少,也不靠自己做的琴吃饭,还是业余的;做弓子,简直就是喜欢、爱好、酷爱,用法语说还是叫Amateur,也就是爱好者,或者“发烧友”;做生意呢,先在挪威开了三家店,后来三家店搬到日本,现在在上海长沙又搞了两家,都是作坊不像作坊,店不像店,研究室不像研究室;真的,我什么都很Amateur,就想自己关起门来搞搞研究,写点书,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时,在自己喜欢的提琴里,为老婆孩子们,还有自己挣口饭吃。

The Chinese Violin&Bow Makers这本书,我还是要写的,因为随着国门的不断开放,信息的不断流入,慢慢,同胞们总会逐步相信斯特拉迪瓦里的。

PS:为了避免误会,我的标题“中国制琴师,不相信斯特拉迪瓦里”并没有想要否定谁,而是想说“我们不不要只以自己是提琴大国的制琴师而骄傲,而是要为我们精湛的制琴技术而骄傲”仅此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qwu.cn/23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手机微信:133-937-3778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1329366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