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屋
  1. 首页
  2. 热门话题
  3. 人物故事

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谈演奏

小提琴之路的开始

1963年6月23日安妮-索菲·穆特生于德国西南边一个小镇——巴登的莱茵菲尔顿。她成长在一个大家庭中,她的父母卡尔-威尔赫姆·穆特和吉拉黛因·穆特,还有哥哥安德拉斯、克里斯多夫,他们温暖舒适的房子就在德-瑞边境处不远。安妮-索菲·穆特五岁的时候十分坚持要去学钢琴。几个月之后她又改学了小提琴,按她自己的说法:“小提琴才是能制造自己个性的声音的乐器”。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谈演奏

虽然父母亲都不是音乐家,但是他们非常热爱音乐,毫无疑问他们希望给到三个孩子很好的音乐教育。据穆特成年后回忆:许多促使她进行系统的音乐学习的动机来自哥哥安德拉斯。他比穆特早一些时候开始学习钢琴,大概她非常渴望跟他竞争。童年时的穆特并不太清楚同时学习了钢琴和小提琴的意义。她仅仅只是出于兴趣和享受。但到了13岁她突然意识到了没有钢琴不行,钢琴帮助她演绎了很多协奏曲中管弦乐队的其他各个角色。而和另一位兄弟克里斯多夫一起组成四手连弹组合参加各种比赛和演出的经历则带给她学习室内乐的体验。

强大的专注力和自学精神

童年时的穆特练琴时间并不长,据穆特的爸爸回忆她都是自己练琴,不需要大人监督。她非常集中精神,效率非常高。练完琴她会带着小狗出去散散步或者做阅读,但只要一把琴拿在手里她的世界就不存在别的东西了。安妮-索菲·穆特的精神集中和超强的吸收消化能力一直非常惊人。在启蒙老师额尔纳·霍尼希博格突然去世那段相对困难的时期,之后至少四个月她都没有老师。那就真的是靠她自己。没有老师的这四个月穆特就一直自己练,并且严格按照各种学习步骤,其严谨程度令偶尔看她拉琴的父亲都惊叹不已。虽然老师们在技术和音乐上给予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但她的专注与激情无疑是推动她最终走向职业小提琴家的重要动力。

解读作品的重要性

拿到一首新作品,穆特会坐在钢琴前直接阅读乐谱,之后选择适合自己的指法标记上去。然后才用小提琴从头到尾的拉上几遍,之后几个礼拜穆特就把它放一边不管了。她认为这恰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有创造性的过程,虽然她没有老是去拉它,但却一直尽力去揣摩作者的心思,最终形成自己的想法,再植入到作品中。穆特认为在音乐表演中提倡精神作用十分重要。在心中的音乐不仅仅存在于她拿起琴的时候。比如,当完成一场音乐会回家睡觉时,刚刚前面演奏的乐曲还不断的在耳边回荡。她会一直听到那音乐,不断的思考。作为一个成熟的演奏家,穆特几个小时就能学一首曲子。但是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她需要从这些粗浅的解释出发去触摸谁的内心?她觉得演奏者应该对自己拉的每一首曲子都负有重要的职责。这就是实际上准备一整套新作品往往需要花一年时间的原因。每首作品都可以有很多种解读。穆特总是尽其所能去寻找自己的方式呈现特别的音乐、去思考去研究、直到真正感受到它。这样最终才能确定她是真的感受到了作品的灵魂,在心中打上了烙印。所以在正式明确自己的思想之前,穆特不会特地去听任何录音资料。演奏者必须有你自己的解读,自己的艺术道路,尽自己所能不要模仿任何人。但在之后她同样会研习大量的有声资料,确保自己的思想是有理有据的符合逻辑的。

左手的指法与压力

Q:有关指法你有什么自己的独到之处吗?

A:指法上我有不少自己坚持的原则,其他的职业琴手应该也一样。但是同时我反对编订统一的指法。我认为每个人琴不一样、手不一样、手的伸张度也不一样,怎么可能用别人的指法呢?我不会给别人编指法,也不会去发明所谓通用的指法,指法就是非常个性化的存在。甚至它可能是我的技艺绝招和秘密。当然我也会把好几种不同的指法标记到乐谱上以方便自己选择使用。老师艾达斯塔奇也会建议我把指法写在谱子上。

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

Q:有关手指在琴上的压力问题,你从别的老师教导学生的观点出发有什么自己的看法吗?

A:关于手指在弦上的压力有许许多多的纯技术的训练机制、方法和学说。但是我觉得必须保持一个清醒的认识:最重要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制造美好声音的纯身体运动。所以就引出了另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学生应该对美好的声音有一个实质性的概念。他必须能够从声音的质量进阶到技巧,而不是围而不攻。现存的大量各不相同的学术流派给出的意见五花八门:有的说手指要平一点;有的又不是——要必须很直立的触弦。但其实真正重要的是如同画家之于调色板,学生应该根据所需要实现的艺术目的能够正确的‘调和’颜色、选择作品所需要的正确的音乐图画的音色表达。

Q:在一些特殊的地方,左手的灵活性可能取决于指板,关于这些地方你有些什么想说的吗?

A:你说得对!左手在演奏时是需要灵活度的。琴颈不是被大拇指和手掌紧紧的夹住的,它不能碰到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连接处。我不觉得大拇指有什么重要的地位,我甚至告诫所有的演奏者应该要能抛弃它。比如说我要是在切西红柿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我的大拇指。而我马上要出演勃拉姆斯的三首奏鸣曲。我不希望因此而取消我的演出,我只需要简单的贴个塑料胶布在大拇指上就行了,照常演出。

有关于揉弦

Q:每一位伟大的音乐家都有自己极富个性的揉弦。尽管每个人初学时都经历过差不多的基本技术训练,以达到真正的艺术性的揉弦。但找到属于自己的揉弦非常重要。更广义的说,每个人自己的声音调色板里不能没有揉弦这个元素。如果有个学生揉弦太快了,失控的那种快,你有什么建议吗?

A:先找到原因:这只是因为他个人手上技巧上的缺陷还是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内在原因。或者他就是个十分热血的人;或者仅仅是出于过度紧张。如果是因为手上技巧的缺陷,我建议他用更加宽阔的揉弦弧度来进行练习,通过这个方法揉弦就不可能太快,经年累月之后就会慢下来的。

没有斯特拉迪瓦里怎么办

Q:如果一个学生他没有像你一样有一把斯特拉迪瓦里,他拉琴的声音总是不够大,那你建议他怎么做?

A:如果这个学生缺少发音的音量这么重要的特质,尤其是万一这个学生还是以独奏家为目标的,那我觉得这个问题就该换个提法:他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拿起提琴的?对斯特拉迪来说,这么草率的演奏他的琴简直是个错误!可能有的学生会简单的想:我如果有一把斯特拉迪瓦里这样世界一流的琴,我就肯定能拉的更好。这和所有的人都能驾驭一辆奢华的法拉利不一样——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随便驾驭一把“斯特拉迪瓦里”的。有一次我演奏了一把工厂琴。我得到了一把斯托里奥尼的赞助,但是事后证实它是一把假的,只是有很多地方仿得非常好而已。我现在的琴是新的,我十分珍爱它。当然,它也系出名门,不过尚未有其他著名的音乐家拥有过它而已。

最后的一点拾遗

Q:长久以来你所作的大量的阅读或者文学作品有哪些在帮助你理解音乐方面起到过重要作用?

A:这不太容易回答。事实上你抽取了作品在内容中的、音乐篇章中的、和隐含的信息。但经常是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激发了对有关作曲家有创造性的工作的十分深刻的理解。这就是当我谈到普洛克菲耶夫的音乐时我所想表达的意思。直到有位伟大的音乐家跟我提到列夫托尔斯泰的艺术理想我才产生了深刻的理解。我余生都会记得他的那些话,如此强烈的印刻在我心里。

Q:有哪些音乐方面的著作呢?

A:我对音乐理论方面不是很感兴趣。我比较喜欢看自传。我觉得这样可以帮我去想象某位作曲家的生活,去更好的理解他的艺术倾向,他有创造力的火花。说实话,即使是我面对一些非常重要的音乐会,我也不喜欢去看一些音乐论述类文章,因为那时我已经完全融入到音乐表演中去了,没时间分心了。

Q:有不少音乐家拉琴拉得很好,但仅仅只是无思想的,换句话说,他们就像鸟唱歌,而另一类的音乐家,象征性的描述,就如同世界上所有的不和谐都印在了他们心里。时代性的一些问题,无论是社会的还是道德品格的,有多少影响到你呢?或者也许你完全沉浸在一个十分丰富、光怪陆离、遗世独立的音乐世界里不受外界影响的,真实完全的陷入其中。

A:一个艺术家如果缺乏普通的生活经历,和他人的各种麻烦、快乐和悲伤、痛苦与遭遇都完全隔离,也没有意识到他自己那个时代的焦虑,也不想用他的艺术来致力于为人们带来欢乐与幸福,那他又如何与他的听众们的普通人类情感作沟通呢?我为人人,每年我都会为医院的病人准备很多场音乐会,还有孩子们——当然都是全部免费的。

Q:你对于当代的一些音乐会演奏有看法没?比如说,我们有时候听说当今如果有音乐家出来连拉了四首奏鸣曲,这种传统形式就有点显得“过时”了,你觉得对吗?

A:我不这么认为,问题在于大众去音乐厅不仅仅是听一个表演节目而已,而是去听某一个特别的艺术家的解读的。比如,我就经常连拉贝多芬的三首奏鸣曲。我不太能想象有一个瞬间听众们如果突然停止不想听了。他们一直听其实就说明他们是非常喜欢听的。

Q:面对不同的听众你会有不同的感受吗?面对纽约的、柏林的、还有莫斯科的。

A:每一个音乐家都能感受到他的观众,观众的态度会影响他的作品。当然当你面对不那么熟悉的人群你会有些不容易。比如,我第一次到俄国我就比较谨慎,因为不知道俄国观众是怎样的。但是现在我真的是爱上他们了。

Q:你的日常行程表通常是怎样的?

A:作为一项铁律,我通常练琴不会超过两个小时,即使我在准备全新的套曲也如此。如果在音乐会期间,排练天我就完全不练琴。说两个小时就是指非常严格的演奏训练。之外我就研习谱子,弹钢琴,听音乐,睡觉,吃饭,带狗散步,就过我的普通生活。

Q:看的出来你的两个小时把握得非常好,让你游刃有余

A:有一回采访,我就说我的成功就依赖于70的天分和30的勤奋。这不是吹的!

Q:对于女性演奏家来说你遇到过什么问题吗?

A:对男性演奏家来说也会问这个问题吗?我确实有个来自女性的问题——好胃口,我老是觉得饿,但是作为演奏家又要我保持体形。

Q:最后一个问题:对于一个渴望成为独奏家的人来说,什么最重要?天分,还是完全靠训练获得各种能力

A:要成为一个一流的演奏家这都不够。要培养良好的人格,才能启发自己。此外,还需要有好的乐器。可靠和理解你的朋友,关键时候能够支持和同情你。友好和谐的原生家庭,就像我家一样,还要会合理安排自己每天的生活。还有一件事也很重要:永远不要忘记你肩负的双方面的重要责任——你演奏的音乐的作者和你的听众。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qwu.cn/34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手机微信:133-937-3778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1329366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