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屋
  1. 首页
  2. 热门话题
  3. 知识科普

提琴与琴弓的关系

    提琴与弓是什么关系?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它们之间好像没有关系,更准确地说是极少有人懂得它们之间的关系。拉琴的是这样,  做琴做弓的更是这样。据我的亲身经历,  去做琴的地方看琴,  看上把琴想试试声音,  那做琴师傅往往递过来一根蛇型木棍,  那木棍上稀稀啦啦掉着三根发黄的毛。而如果去做弓的地方看弓子,  瞄中把弓想试试演奏性能,  那做弓师傅能递给你一把挂有三根松松散散琴弦的提琴的话,  那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  
提琴与琴弓的关系
   其实,  连我这个从小学琴的人来说,  对琴与弓的关系的认识,  都是在我从挪威大学院研究完提琴音响学以后才开始的。事情发生在1993年,  那是我拉琴达到自己水平登峰造极的时期。当时我拥有一把古意大利提琴,  和一把我的制弓师傅艾兹乐(比利时)根据我拉琴的风格专门为我制作的弓子。当时拉琴,  觉得拉每一个音,  都像小石子敲打在橡皮上弹回来。那感觉,  过瘾极了。当时我的心情是,  一辈子有这一套琴弓,  算是没有白活,  到死什么都不做也都够了。也许正是这种过早的自我满足得罪了上帝,  所以就在那一年,  上帝安排了个小偷在匈牙利李斯特音乐学院后面等着我,  等我停好车去吃饭的时候把我的心肝宝贝连同宝马车一起偷走了。那以后我走遍了世界上无数的琴店,想找一把拉起来声音像小石子敲打在橡皮上弹回来感觉的琴。可是,  那样的琴终于没有出现。1994年我参加了美国的小提琴修复夏日工作室。
   从全世界来了20多名经验丰富的提琴制作师和修复师。我们的师傅是尼果果松,  一位80多岁高龄的提琴制作和修复专家,  当时美国小提琴制作协会的主席。(那是他最后一期工作室,  之后不久过世)  就是在那个工作室里,  我从担任我们琴弓修复的师傅Yang    Quin  (纽约有名的琴弓制作师)那里找到一把弓子。用那把弓子,  我惊讶地发现,  几乎拉什么样的琴,  声音都有像小石子敲打在橡皮上弹回来的感觉。那使我意识到,  拉出那种感觉的声音的不是琴,  而是弓子。而更让我吃惊的是,  同一把琴,  用别的弓拉威尼奥夫斯基的蜘蛛舞的时候,  我会觉得自己的左手很笨,  而用他那支弓子拉,我的左手突然灵巧得飞了起来。当我嘚嘚唆唆问他那支弓子How  much  (多少钱)的时候,他的回答却是Make  one  you  like  by  yourself  (你自己做一支自己喜欢的吧)。我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把精力从做琴转向做弓子的。同时,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有意研究琴与弓子的关系。  
   十几年过去了,对于琴与弓的关系,让我觉得越研究越难以用语言来表达。打个无可奈何的比方,就像媒婆做亲一样,是龙配龙凤配凤,还是打屁虫配亨亨;或者是男才女貌,要不是俊男靓女……而实际生活中,每一对夫妻都有他们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特殊的理由和原因。那么,人配对,解释不了总可以用一个“缘分”来了事。而对琴与弓的关系呢?却不是可以用缘分来敷衍的。如果硬要泛泛而谈的话,琴与弓的关系,就有些像一个家庭内夫妻的关系。协调,是夫妻和睦的关键。两个人都厉害,那就是那些天天吵架的家庭,两个人都唯唯喏喏,那就是那些没有出息的家庭;一样一个,或者厉害唯喏的角色轮流来,那样的家庭才和睦相处,生气勃勃。说到这里让我想起我们中国的推拿按摩。客人硬的时候按摩师要软进,而等客人软下来,按摩师傅才可硬进。否则,不是伤着客人,就是没有效果。还有,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体会,当你遇上个比自己强的对象,你会觉得自己一下子弱了下来。而相反,如果你遇上个弱的对象,你会觉得自己一下子强了起来。所以,人的自我强弱感觉,也是相对的、由比较而产生的。琴与弓的关系也是如此。
    一把发音比较迟钝,也就是我们说的发音硬,或者说发音比较难的琴(做琴的材料过硬、板做得太厚、琴马太高、指板太翘、弦枕太高、音拄顶得太紧、使用纲丝弦等等都可能造成发音迟钝、太硬或者发音难)  这样的琴一般被我们称为“强”的琴。而悲剧就在于一般人都以为,强的琴就要配一把强(硬)的弓子。好啦,这样一配我们就有热闹看了。那等于在本来就发不出声音的喉咙上再掐脖子,出来的除了沙沙的噪音,还能是什么?    所以说,这样的琴应该配一把弹性好的轻弓子,发出的声音才能圆润而有弹性。相反,如果是一把弱琴,也就是发音敏感松弛、低音欠厚的琴,则配一把偏硬偏重的弓子。  
    总之,不要把弓子当附属品,它和你老婆一样是家庭重要的一半(如果不比一半还多一点的话)。你说你不怕老婆,那你一定不是一个十分幸福的男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找到适合自己的弓子,其实比找到适合自己的琴更难,更重要。当然,老婆们也应该记住,什么样的弓子拉出什么样的声音,老公是否有出息有作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老婆的素质、以及老婆对老公的调教。  

    十几年来,虽然我对琴与弓的关系,是越研究越觉得深奥,而它给我的生意确实带来了极大的好处和利益。我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吹吹牛,也许没有卖琴的能像我一样卖掉那么多的弓子;同样,也许没有卖弓的能像我一样卖掉那么多的琴。我在这里只举两三例:  在我的日本名古屋店里,有一位叫大桥的有名爵士小提琴家顾客。他那天是来换弓毛的。我看过他的琴,把精心挑选的一把法国名弓子  Vuillaume,用很随意的样子摆在玻璃桌上。半小时后,弓毛换好,可大桥先生还在拉琴。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还在拉琴,并用自己刚装好弓毛的弓子反复做比较。一个半小时后,大桥先生出去了一躺。但半小时后他又回来了。于是,那支法国名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玻璃桌上堆放着350张一万日圆的纸币(折合人民的币21万  )。另一位顾客是音乐学院的女学生叫柴木。她经常到我琴店来换弓毛。她拥有一把法国名弓Sartory。那弓柔软弹性好却不失强度,可惜跟她的琴不配。我等到一个她找我调整琴声音的机会,借给她一把意大利琴(当然是经过我精心挑选,适合她和她的弓子的琴)。一周后小姑娘来电话问我那琴能不能多借几天。几天变成几个月。到最后,那小姑娘带着父亲来见我,  还给我的不是琴,而是10000000  (别数了,是一千万日圆,折合人民币60万吧)。
    最后,讲一个动人故事。岩石姑娘3岁开始学琴,但到11岁换成4/4的成人琴的时候就戒掉了。见到我的时候她刚好12岁,已经有一年没有碰琴了。我看过她的琴和弓,发现不但琴与弓不搭配,那把琴也极其不适合她。于是我为她选了一套适合她的琴和弓(一把奥地利小提琴和一把英国Hill  &  Sons弓,一共450万日圆,折合人民的币27万)。一年后,她带着这套琴去美国波士顿留学。几年后她考入世界第一的美国朱利亚音乐学院。两年后国际比赛第二名。四年后毕业又考入朱利亚音乐学院大学院,多次与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合作,一直活跃在舞台上。直到今天,她仍然双手捧着十年前我给她选择的那对宝贝:  那把奥地利小提琴和那把英国Hill  &  Sons弓,并表示要永远拥有下去。她给我的来信中说:  “是你,丹尼,改变了我的人生。”  你不知道当我看到这样的句子时,是多么的高兴和充实。是啊,我以我的研究和劳动改变了一些人的人生,同时为自己创造了经济利益。一箭双雕一举两得啊。能不高兴,不充实,能没有成就感吗!如果你同意的话,请允许我停下笔得意几秒钟。当然,这样的故事,要讲的话还有很多。但是,我宁可选择不讲,而用自己的研究和辛勤劳动,制造更多更动人的故事。 
    好啦,让我告诉卖琴的同行们,舍点血本买三到五根好弓子,准备好五六个不同的松香;卖弓的同行们也要舍点血本买三到五把好琴,装上不同的琴弦以对付不同的顾客。相信我,这对你们卖琴卖弓都是极其有帮助,你会得到极好的回报的。弄不好,连琴连弓一起卖掉也是不奇怪的。最后,当然也是最重要的是,我要告诉拉琴的朋友们,如果去买琴,    走进店里没有几把好弓子;或者去买弓,走进店里没有几把像样的琴;还有就是那琴店老板自己在琴上耍不出几弓子,一开口就吹牛说自己的琴如何如何卖得好,看你要走马上降价给你打折扣,或者叫你带朋友来买琴给你拿回扣。那说明那店老板根本就不热爱提琴,当然更不热爱你,以及你介绍去买琴的所有朋友。你和你的朋友在他的眼睛里,除开一张张人民的币以外,什么都不是。你能指望在这种地方找到陪伴你终身的好对象吗?    还有,无论去看琴或者看弓,最好都要带上自己的琴和弓子。
     
    有比较才会有鉴别。比较是非常重要的,找琴找弓子和找对像一样,第一印象还有周围的环境往往都是极其具有欺骗性的。只有把对像带到家里,单独在一起呆上一段时间,才能真正了解对方的特点以及好坏之处。和搞对象不同的是,与琴与弓分手,是不会伤害对方感情的。所以,试婚不行,试琴试弓是可以的。只要条件允许,交了钱,跟琴店老板讲好一周内可以交换,是极其明智的。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qwu.cn/24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手机微信:133-937-3778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1329366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