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屋
  1. 首页
  2. 热门话题
  3. 知识科普

古董小提琴收藏者谷扬丰,谈老琴的收藏

古董小提琴收藏家谷扬丰,用自己的收藏经历,为这些问题作出了回答。他用数十年时间,走遍全球有音乐响起、有古董小提琴印记的角落,倾力收集了200余把珍贵的欧洲古董小提琴。其中不乏制琴大师斯特拉迪瓦力、瓜奈利、尼古拉·阿玛蒂、卡斯帕罗·达萨洛等名家力作。

古董小提琴

谷扬丰并不仅仅满足于欣赏古董琴的美妙,而是孜孜不倦研究小提琴的构造、制作工艺、声学原理;谷扬丰也不只是将昂贵的古董琴藏在家中秘不示人,而是将其无偿提供给演奏家尤其是青年学生演奏。让自己的收藏,为推动古典音乐传播和文化传承贡献力量,这是谷扬丰的夙愿。

缘因琴起,一往而深

夏日细雨霏霏中,沿着绿树成阴的小路,记者来到谷扬丰的工作室。在恒温恒湿的储存柜里,陈列着一把把精致优美的稀世珍琴。

“小提琴就像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的背,上面是肩,中间是腰,下面是臀,还有两个孔子,就像是双肾,新脏是桥码,有黄金分割点。哪怕是一毫米偏差都会影响发音,定音柱就是灵魂,加上四跟弦后,通过一弦一柱,让拉琴人的喜怒哀乐传达出来。”

谈起小提琴,谷扬丰娓娓道来,眼中满含深情。记者瞬间感觉到,对于谷扬丰来说,小提琴,可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收藏标的,而是融入血脉的挚爱。

捧着每一把琴,谷扬丰都能讲出一段动人情缘:这把琴是一位素不相识的琴人馈赠,那把琴经历过女王加冕——每一把琴,都有其非凡之处,都镌刻着时光的记忆,都承载着深情厚谊。

谷扬丰的琴缘,要从46年前说起。

上世纪70年代,一名叫李兴的知青来到他的家乡——陕西汉中南郑县,带着一把欧洲老琴。李兴时常独自演奏,宛若天籁的声音,吸引着年轻的谷扬丰。国内古董小提琴并不多见,曾经零星的古董琴,也是由传教士、商人、学者带入。而在当时,买一根高档小提琴的弓子,就需要35元,整整两个月生活费,更遑论购置一把欧洲古董名琴。虽经济实力达不到,但心向往之。古董小提琴的风韵,已深深扎根谷扬丰心中。

此后,谷扬丰一面经营自己的企业,一面痴迷追随着古董小提琴。他走访意大利、法国、英国、美国等地,专注于大街小巷、音乐厅、乐器行、拍卖行的古董琴,欣赏她们的造型,聆听美妙的音色,拓展自己的收藏。

上世纪70年代,谷扬丰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第一把古董琴,那是一把德国琴。如今,他拥有的一把最古老的琴,则是由尼古拉·阿玛蒂制作,小提琴刚刚定型时的古董琴。

小提琴

“小提琴收藏要随缘,没有缘分,怎么找都找不到;而好琴,往往要你与她相遇才行,遇到好琴,有时需要机会、运气,有时也在考验你的眼光和智慧,同时,下手要快。”说起收藏路上的艰辛和收获,收藏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爱琴的人,懂得欣赏她的美丽,“小提琴要看造型,斯式琴修长甜美,瓜式琴深沉厚重。”

琴弦背后的缕缕情缘,令他与小提琴的故事婉转曲折。

40余年后,谷扬丰通过《等着我》栏目,找到了曾经的启蒙老师李兴,并送他一把心爱的古董小提琴。

精美的石头能弹奏

欧洲文艺复兴之后,古典音乐成为最重要的艺术形式之一,代言工具就是小提琴。小提琴的制作与演奏同建筑设计、油画一样,成为西方文明的象征。收藏古董小提琴,是古董收藏界的巅峰,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化艺术修养高度。与其他只能静态欣赏的收藏品相比,小提琴不仅外形、色彩漂亮,还能通过不同艺术家的演奏,演绎出不同音乐,展示不同类型的美。

在谷扬丰看来,收藏小提琴,就是在收藏文化。他倡导的收藏理念,是要通过自己的学习,将小提琴制作、维修、研究与收藏并行,成为一位全方位收藏家。

20年前,谷扬丰在云南临沧遇到一位爱琴之人,他手中一把提琴已残破不堪。谷扬丰看中了琴的背板,要他开价,这位琴友分文不取,就将琴送给了谷扬丰。经过20年的研究、修理,谷扬丰将这把残破的只有背板完好的提琴修理完好,恢复了琴的生命。20年后,谷扬丰将这把承载信任与友情的琴送还给了琴友。

在提琴的研究、制作领域,谷扬丰并不满足于传统技艺,他心心念念在承载传统中能有创新和突破。

在一次上山摄影时,他偶然发现山沟中有些纤维状的黑色石块,光华细腻,纵横交织,便带回实验室研究,结果发现了这种纤维玉石。有一天,谷扬丰突发奇想,能否用这种新材料,做石头小提琴、二胡和钢琴。经过数次尝试,经过严格选石、雕琢、打磨、校音,终于成功。用天然纤维玉石制作的乐器,音域宽广,音色和谐,别样优美。

1999年世园会在中国昆明举行,谷扬丰研制的石制小提琴、石制二胡、石制钢琴和一组石制音响设备应邀参会,代表国家展出,受到各国友人青睐。展出期间,石头乐器接待了68个国家的元首、总统、外长、驻华大使及艺术家。联合国前秘书长加利及夫人观赏石制钢琴、小提琴和二胡后,欣然题词:“妙极了!妙极了!”美国前总统布什更是欣然弹奏了玉石钢琴。

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如今,谷扬丰正致力于小提琴声学研究,他联合国际上多所高校和科研机构,展开对小提琴构造、发声原理、材料等全方位科学研究。

大爱成就大境界

收藏收藏,收起来就要藏起来,这是很多人的收藏理念。而谷扬丰却反此道而行之。收藏之后,他还要修好了送人。收藏之后,他还要让小提琴演奏出更美好的音乐,焕发新生命,成就新价值。

谷扬丰把古董小提琴免费提供给演奏家,尤其是青年学生参加演奏或考试。经过甄选借琴的学生,只需写一份报告,汇报用这把琴取得的成绩,以及这把古董琴的音色特点。

曾经,一位学生用谷扬丰借给的古董琴到茱利亚音乐学院考试。考官问,这琴是哪里来的?是博物馆的琴吗?如今国内没有一家小提琴博物馆。考生说,这是私人收藏。考官顿时惊讶:“这么名贵的私人藏琴,借给你考试,太不可思议了,回到中国,先还琴再回家,因为这把琴的价值超过学校的整栋教学楼。”

曾经,一位学生拿着谷扬丰借给的古董琴赴德国参加小提琴大赛。评委当场惊叹:“你的琴,是这座音乐厅历史上的奇迹。”

这样的琴缘故事,说不完.

在西方乐器租赁机构,高档小提琴的一次租金费用就足以购买一把中档琴,更何况价值连城的古董琴。名贵古董小提琴价格之高,就连一些演奏家也难以得到。而谷扬丰分文不取。

至今,谷扬丰已送出了好几把古董琴,借出好多次古董琴,却没有卖过一把琴,从未想过拿藏品换取利益。

挖掘谷扬丰如此“慷慨”的心理动因,记者发现是源于其心中的“大爱”。对小提琴的酷爱,对文化艺术的挚爱,对社会人生的深爱。这种大爱,成就了其收藏的大境界。

正如谷扬丰自己所说:“小提琴文化在国内尚属起步阶段,仍是小众文化,我们要推动这种高雅文化的传播。把心爱之物奉献社会,与众分享,才能得到更大幸福。”

谈到藏品的终极归属,谷扬丰说:“我想在北京设立一个小提琴博物馆,千山万水,是我把他们带回来,我要给他们一个归宿。”

除小提琴收藏家之外,谷扬丰还拥有企业家、书法家等众多头衔。在书法领域,谷扬丰有家学渊源,颇有造诣。

众所周知,书法是典型东方艺术,而小提琴则是典型西方艺术,二者分属不同文化圈,而在谷扬丰看来,他们有千丝万缕联系。

“艺术没有国界,没有围墙。小提琴可以表达感情,带来艺术享受。书法也具有同样功能。虽然两者属于不同文化的不同艺术门类,但在审美层面是共通的。”作为收藏家、艺术家,谷扬丰将东西方文化交融与传承当作使命。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qwu.cn/22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手机微信:133-937-3778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1329366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