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屋
  1. 首页
  2. 热门话题
  3. 知识科普

Andrea Amati 法皇九世小提琴

在1966年,一支由Andrea Amati为法皇查尔斯九世制作的小提琴回到了它的家乡Cremona。2016年是它回到故乡的50周年纪念日,我们利用这个机会来近距离的欣赏一下这支乐器。

在Cremona小提琴博物馆的珍宝室里面有一支非常珍贵的,由Amati为法皇九世制作的小提琴,在琴身内部有一个可见的手写标签:Fait par Andre Amati en 1566 sous la regne de Charlse IX Restaure par N。lupot a Paris en 1818

Andrea Amati 法皇九世小提琴

标签是由Nicolas Lupot(1758-1824)手写的,他是法国最著名的制琴师之一,他是1815年法皇的制定制琴师,之后也是巴黎音乐学院的指定制琴师。他与这支Amati制作的小提琴的渊源在10年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当1806年一个巴黎的神父Antoine Sibire出版了一册很小的制琴教材“La chelonomie,ou le parfait luthier”,这是最早的制琴教材之一。第一页,作者声明这本书的实际作者是N.Lupot自己,而作者Sibire认为自己不过是代笔而已。

在这本书里面有一小段很有价值的,关于这支法皇九世小提琴的镶花部分的描述:

那是一段极其珍贵的时光就是法皇九世从Cremona的Andrea Amati那里定制了这支华丽的小提琴,这支乐器上还有着诱人的绘画部分。包括百合花,奖杯,皇冠等象征着“伟大不朽”的象征,并且有文字 Piety 和 Justice 虔诚 与 正义。

侧板上金箔贴上的是法皇的座右铭 虔诚与公正。几百年的使用使得这些贴字和装饰已经被磨损掉了一些,在我们的小提琴博物馆里面和其他的来自同一套定制的乐器一起,只有较小的部分依旧可见。

法皇九世小提琴

Andre Amati 1560年开始为法皇制作这一套定制乐器。他被委托制作这一套乐器不仅仅是因为法皇的母亲,来自意大利梅迪奇家族的 Catherine de’ Medici,也是因为当时的Cremona的乐器已经在法国的Les Violons italiens du Roi琴行有着很好的口碑。

这一支作品是在里昂1564年被记录在案的,在宗教战争之后辗转法国各个城市。在几年里,公司发展迅速,在之后需要更多的带有法皇的纹章的乐器。Andrea Amati接到了这位年轻的法皇的订单,在1570年的皇室婚礼之后稍微改变了特色图示的样式。然而在1560年代中期制作的乐器有着双柱纹饰在背板上,而在1570年向前的则是单柱装饰。并带有有含义的“虔诚”和“正义”

法皇九世的这一套定制乐器在法国血腥大革命之前一直在巴黎,在Sibire得到它之前,巴黎的报社如此记录:在法国大革命之前,这些由Andre Amati制作的小提琴是法国皇室的财产,由法皇九世预定,他是一位音乐爱好者。在1790年10月5,6日之后,所有这些乐器全部从凡尔赛宫消失了。

虽然这些乐器之后在法国又逗留了一段时间,Lupot和Sibire见过不止一支。Lupot甚至还维修和贩卖过其中的一些。在目前现存的乐器中,只有由台湾奇美基金会收藏的1566年大提琴我们确定是这套乐器中的一支。制琴师和那些神父也应该感谢这些Amati的的优质提琴,不但是制作技术,还有它上面的16世纪cremona的绘画,这要感谢这些乐器在当时的较好的状态。

Andre Amati制作两个尺寸的小提琴:小型的(背板长度341mm),和稍长的(大概351mm)。它保存在Cremona提琴博物馆的第二展室。

Andre Amati的小型小提琴根据记录更接近我们当代的小提琴。它奠定了小提琴制作的基本标准,根据Count Cozio的记录,它可以只使用三根弦演奏。

近距离观察的话你会发现这支法皇九世定制的小提琴体现了强烈的Amati风格。音孔,旋首,琴角工艺和琴型都标志着这是Amati的工作。音孔曲线肉和圆润,上下眼珠大小差别不大,音孔小翅尺寸娇小。跟他的孙子Nicolo的音孔比更古朴(老旧,过时),但是音板的弧线二者是同一个源头的,有同样的特点。镶线靠近琴边,镶线槽相对比较窄,使得琴身看起来很轻盈。琴头是明亮的,婉约的感觉。比例适中;喉咙较宽,使得旋首曲线更突出。琴首的侧面旋首被描绘上了金线。

小提琴

这支乐器上还带着一些很有意思的制作工艺痕迹,这在之后一个世纪的Cremona乐器上都可以经常看到比如上下的位于中心线的定位钉,被放置在接近镶线的位置,或者是背板内部的用于标注厚度的痕迹,它是用来标注厚度最大点的,不但Andre这样做,他的孙子Nicolo’ 和之后的很多Cremona制琴师的乐器上都有同样的痕迹。

最后一张图是背板装饰画的特写:一个皇冠加上法皇九世的纹章和缠绕的藤条和圣米高的形象,在往上是虔诚和正义的字母缩写,两个丘比特,持着皇冠。放平乐器,我们看到侧板的上下圆上写着一些文字“Pietate et Justitia”用金叶贴上的。左边侧板中腰上有一个字母“K”,代表Karolus上面装饰一个皇冠和一个小花环。

在1966年,四个世纪中提琴几经易手,这支乐器被Cremona旅游局以20000美金购买。推测的制作年代为1566年,尽管他的年代鉴定可能会比这个年代显示的要更晚几年,在2016年我们要大大的庆祝一番。这是这支乐器离开Cremona去往法国巴黎的450周年的纪念日,很有可能演奏他的也是一位cremona小提琴家,他比我们之前归还到Cremona 最老的乐器还要年长50岁。

于杰后语

从一支乐器上,我们看到了法国一个皇族的辉煌与衰败:从鼎盛时期从意大利Cremona定制整套的几十支镶金箔提琴,到最终全部消失不见;看到了法国大革命对于巴洛克艺术的毁灭性打击;也看到了欧洲皇室之间错综复杂的联姻关系。

所有艺术都不是脱离实际单独存在的,所以制琴师艺术,是技术,更是文化,是历史。

最后再说一句:世界上最大的提琴收藏基金会在台湾,几百支世界名琴在那里被妥善的保管着。这套为法皇定制的乐器里面最著名的大提琴“King”也在他们的收藏品之中。每年Cremona举办展览,都要向台湾的奇美基金会 借乐器展出。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qwu.cn/26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手机微信:133-937-3778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1329366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