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屋
  1. 首页
  2. 热门话题
  3. 知识科普

曼托瓦小提琴制作第一人彼得.瓜奈利

今天我们离开千篇一律的小提琴之乡克莱蒙那(Cremona),南下很短的距离,来到另外一座城市 曼托瓦(Mantova).如果你还不知道瓜奈利家族的组成,请先阅读这一篇文章,有助于你了解家族的人员构成和特点特色。今天的主角是一位在Cremona“混不下去”,决定单枪匹马的单干一番事业的 Pietro Guarneri,彼得.瓜奈利,通常我们把他叫做“曼托瓦的瓜奈利”,用于区分与他同名的侄子“威尼斯的瓜奈利”,二者都叫Pietro.

曼托瓦小提琴制作第一人彼得.瓜奈利

通过今天的文章,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历史是简单明了的。我们与其去看拍卖行“花姿招展”的宣传材料,不如看一看这些简单的历史记录文件。这里讲给你还原一个最本真的世界,制琴师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们不应该把他们当做“神”来对待。我们要像他们学习,就必须把他们请下神坛。

今天文章的原作者是Philip Kass,他根据曼托瓦市政厅现存的法律文件,为我们还原了真是的彼得瓜奈利的在曼托瓦的日子。让我们根据这些“乏味而冷酷”的法律记录文件,来到17世纪的曼托瓦,看看这位夹缝中求生存的彼得如何在他乡让制琴艺术发根。

同样的,红色框线内为我自己添加的自语,为了让大家更好的,更有趣的了解知识。一个点,永远是点。20个点,就能组成一个方向符号;100个点,就能组成一幅画面。历史就是这样,每一个点,都是几千字的翻译与阅读。你准备好了吗?

我们继续研究关于曼托瓦制琴师,Philip Kass通过来自于城市公证处的记录,揭示了Pietro Guarneri如何把真正的制琴艺术带到了这座城邦。

在1682年的四月一日,一位寡妇和她的女儿在公证员Girolamo Susta in Mantua的见证下完成了一笔与一位城市的新移民的大交易。这位新来的移民正打算在这个城市里面大展身手,他准备用自己的职业在城市里占据一席之地,大展宏图。能够在这里养活自己的家庭,发展自己的事业。而他的这一个决定将为这个城市的制琴艺术带来不可逆的影响和冲击。

小提琴制作

这笔交易是很有意思的,并且相当的特殊:是关于琴弦的制作和销售的。在曼托瓦这项生意从1666年开始一直是公爵家族垄断的产业。在1666年的四月24日我们可以看到在公爵的档案中有此纪录。这项特权第一次是交给了Jewish Coramano兄弟,他们祖籍是Modena,加入了曼托瓦最大的犹太人协会。这个教区里面的居民数量很多,而这张生意委任书并没有明确的到期时间,所以我们并不确定Coramano兄弟究竟从事这项生意多久。

请注意,1666年,正是我们发现的已知的最早的带有标签的Stradivai的提琴的制作年代,在那支乐器中,Stradivari写到自己是Amati的学生,但是有人认为这是Stradivari在往自己脸上贴金。而事实就是Amati工作室的法律文件里面,Strad从来都不曾受雇于Amati。

第一份有明确日期的法律文件是在1672年的五月三十日。把这项“乐器琴弦生产专卖权”转交给了舞蹈老师Claudio Cranchi.尽管他在不就就去世了,而他的这个“专卖权”被他的妻子和女儿所继承。也就是我们上面所说道的那位寡妇:Catterina Olivieri,和她的女儿 Maria Felicita。而那位有意愿购买这项专卖权的人,正是来自Cremona的彼得 瓜奈利 Pietro Guarneri(1655-1720)

彼得.瓜奈利在1679年的复活节到1680年之间离开了父亲,离开了克莱蒙那。在1680年他已经在曼托瓦的S.Lorenzo in S.Andrea教区安顿下来。在这段时间这个教区的地理位置处于城市的商业中心,这个教区有着悠久的历史,拥有全市最大的教堂S.Andea。彼得.瓜奈利的第一个在曼托瓦出生的孩子正是在这个教堂于1680年七月进行的洗礼仪式。

当然我们知道彼得是一位制琴师,但是制琴,并不是他唯一的技能。我们并不确定他靠哪种本领使得他能在曼托瓦安定下来,甚至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了曼托瓦这个城市。但是我们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彼得.瓜奈利是一位小提琴演奏家,并且对于维奥尔琴演奏也是颇有研究。Ferdiando Carlo公爵是当时Gonzaga 家族的首领,城市的统治者。他们对于艺术和音乐投入了巨额的资金(他同时对于当地的妓女也有着同样的热爱,著名的歌剧Rigoletto“弄臣”正是基于这位公爵而写的。) 我们可以猜想或许是这位公爵雇佣了彼得,或者公爵的老婆 Anna Isabella雇佣了他。这个是有准确的法律文件记录的,是在1685年的五月七日。

瓜奈利家族的一大特点就是几乎人人会拉琴,并且水平相当的高,包括之后的耶稣瓜奈利。这也是之后他们的乐器更加看重音响效果的直接因素之一。

瓜奈利与寡妇Catterina的协议是十分复杂的,这在公证人的补充笔记里面有所体现。因为这项“特卖权”是寡妇的丈夫所拥有的,那么寡妇和女儿只能继承这个特卖权,但是无法出售。所以她们把它出租给了一个叫Alfonso Saca的扫烟囱的人。所以对于彼得的合同是有明确说明的,那就是在这位扫烟囱的人只要依旧在曼托瓦工作,专卖权依旧是他的,只有当他去世以后,这项专卖权才能为彼得.瓜奈利所使用。就是这样,这份法律文件真的等待了很长时间,Saca直到1690年才去世,而到了1692年二月二十九号,彼得才真正的拥有了特卖权,而他已经整整等待了10年。

而彼得为这项特卖权付出了巨大的数字:29个scudi(意大利中世纪货币),分两次支付,不退款。也就是说,如果彼得离开曼托瓦,那么他的这项特卖权就失效,并且得不到一分钱的退款。所以他不得不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个新的城市,基本就是靠三个技能:出售琴弦,演出,制作小提琴。

小提琴

Gonzaga家族,是当时意大利的一个极大的家族势力,有着法国历史血统,家族的族徽是四只黑鹰,代表着老爸和三个能征善战的儿子。如果你研究意大利的艺术,那么你必须知道几个重要的城市,以及他们背后的家族背景,因为这极大的影响了当地的艺术口味走向。翡冷翠的梅迪奇Medici,曼托瓦的贡扎噶Gonzaga,都灵的萨沃亚Savoia家族等等

而彼得.瓜奈利希望能“一辈子”生活在曼托瓦的的愿望并不是那么好实现的。曼托瓦这座城市有一条流速缓慢的河流,整个城市被一大片沼泽地包围。所以经常会发生瘟疫,肺炎,或者其他的多种肺部疾病。所以城市里的工作者大多不会长时间留在这个城市。而之后的下一届公爵又是出了名的吝啬鬼。所以很多他的皇室员工后来都是偷偷的从城市中逃跑了,为了换一个更健康的环境,和期待更高的收入。之后一段时间,Gonzaga家族不得不靠没收他们的“护照”来控制他们,避免他们的员工私自逃出城市。

一条1690年五月关键的法律文件有这样的记载,他不但记录了彼得的薪水是每个月四个doppie(一种意大利金币),更记录了他被授予了一种自由来往其他城市的曼托瓦“护照”。这证明了彼得当时已经是法律所认可的曼托瓦居民了。正是有了这个文件,使得他能够在后来短暂又回到了他的家庭,他的出生地克莱蒙那。而在1694年也是因为有个文件的保证,他去到了另一个城市Guastalla,迎娶了第二任妻子,并且商议了两件大事,她妻子的嫁妆,和准备购买另外一栋房屋。在这份文件里面显示,当时的彼得.瓜奈利的雇主并不是 Gonzaga的公爵,而是公爵夫人Anna Isabella,而这个公爵夫人又正是这座城市 Guastalla的公爵的女儿。

其他的比较有意思的法律文件里,还有这样一条记录比较有用。就是实际上彼得已经居住在曼托瓦的很中心的商业大街上,在一条叫做Cicogna的街道上,现在被称为Montenegro.这条路开始于S.Andrea大教堂。瓜奈利的房屋离大教堂非常的近,而在1694年他在这条路上的另一个地方又买了一个更大的房屋,带有私家庭院,而之后这笔财产在他死后依旧被后代继承了好几十年。

彼得的工作室实际上处于大教堂的背阴面。常年照不到阳光。这对于当时来说做琴是很麻烦的。但是他依旧把工作室选择放在这里,主要就是考虑“门面”问题了,是一个极其务实的人。

虽然彼得有了琴弦的特卖权,但是很显然他依旧需要其他的收入来支持生活;而他依旧是公爵所指定的乐器演奏家,这给他带来了稳定的收入,而当然,我们也在之后的年代中发现了他制作于新家里面的乐器,这其中不但有小提琴,还有部分维奥尔琴。这部分乐器的上面有着鸢尾花的装饰,这似乎暗示着,彼得正在制作一套类似于Andrea Amati为法皇九世所制作的那一套皇家定制乐器,尽管可能规模小一些。我们今天依旧不知道这套乐器究竟是什么样的规模,完成了多少支。

而关于鸢尾花装饰的来源,有可能是因为Gonzaga家族实际上是起源于法国的Nevers家族。当彼得到达曼托瓦的时候,当时的公爵的兴趣完全在音乐和女人身上,对于军队的管理是完全不感兴趣。正是如此,在之后与表亲(由西班牙皇室支持)的位于波河的战斗中,他自己跑到了威尼斯,而把城市和领地留给了他的更有能力的老婆来管理。

Ferdinando Carlo最终在1701年被奥地利的军队抓获,在西班牙皇位继承战争中。而他的老婆死于1703年,自己则死于1708年,而公爵爵位则被奥地利国王继承。这对于彼得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城市原来的公爵和公爵夫人都不在了,所以他无法再为他们演奏乐器并领取工资;而他的琴弦特卖权也不会再被奥地利统治者所承认。所以三个为他提供经济收入的“支柱”,突然倒塌了两根。我们可以看到在1690年代,彼得制作的乐器是极其稀缺的,非常可能就是因为他的经济收入很差,无法获得制琴所需要的资源。

到了1708年,彼得已经53岁了,之后他又工作了八年时间(我们已知的最后的由他制作的乐器是1716年),在Gonzaga家族离开了曼托瓦之后他似乎过的还算舒适。他一生一共由24个孩子,但是活到成年的却只有四个。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Catterina在结婚的时候,彼得为她准备的嫁妆是250个Scudi,并且她自己还拥有价值150Scudi的私人财产。并且还表明,当她的母亲去世的时候,她母亲当时的嫁妆也会分一部分给她。这已经预示了,瓜奈利夫妇的健康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彼得.瓜奈利死于1720年四月26日。

如果我们往前看的话,应该记得彼得用来买琴弦特卖权的价格是29个Scudi,已经是很大的数字。那么可以说,这比给女儿的嫁妆,400的Scudi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可以说他当时的经济状况已经是土豪级别了。而24个孩子却只存活了4个,看来曼托瓦当时的健康环境真的是不怎么样啊。

最后,我们再来注意一下这些带着鸢尾花标志的瓜奈利乐器。这些乐器之后在曼托瓦保存了很长的时间,并且被后来的知名的曼托瓦制琴师Antonio Zanotti 和 Camillo de Camilli当做“原型模具”来使用,也许还有其他的制琴师也学习过。我们必须要注意到,Zanotti是1724年才有正式记载出现在曼托瓦的,也就是瓜奈利死后四年之后,而Camilli则是在1732年才出现在曼托瓦。我们找到的瓜奈利乐器可能是由教廷的乐队所使用的,才得以保存下来。这两位后来的制琴师,都更加偏向于使用瓜奈利制作于1680年左右的哪一种更轻巧的风格的乐器,而不是之后几十年那种强壮的琴型。我们可以在Tommaso Balestrieri晚年的风格上见到那种宽阔,带有强烈个人标签的风格。但是到了1770年,Balestrieri开始了一种新的风格,融合了Strad和Guarneri两种风格,而之后正式这种风格传到了19世纪的制琴师,Stefano Scarampella。

曼托瓦这座城市的制琴师脉络实际上是相对简单的。就是上面提到的这四个人。没有任何记载说明谁是谁的学生,但是乐器上却有着无可争议的传承。

那么在今天文章里面,我们还原了瓜奈利家族中,最不讨好的一个儿子,如何独自一人来到他乡,最后成功走向人生巅峰成为土豪并引领一个城市的制琴风格。时至今日,曼托瓦依旧有着相当数量的制琴师。只可惜功力已经不能算一流水准了。

最后有时间可以再了解一下他更命苦的兄弟,约瑟夫。在这三篇文章里面你可以更清楚的看清瓜奈利家族的走向。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qwu.cn/26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手机微信:133-937-3778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13293666@qq.com

QR code